看,他们手中飞出“中国龙”

发布时间:2012-07-20 来源:光明日报

  今日上午,随着“向阳红09”船顺利返抵青岛,为期44天的“蛟龙”号载人潜水器7000米级海试任务圆满完成。“蛟龙”号在7000米级海试中创造了我国载人深潜新纪录,实现了我国深海技术发展的新突破和重大跨越,标志着我国深海载人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本次海试取得了宝贵的海底地质样品、生物样品、沉积物样品和水样,以及大量的海底影像资料,这是目前世界科学家利用载人潜水器首次在马里亚纳海沟7000米深度海底获得的第一手宝贵资料,充分证明了“蛟龙”号所具备的优越海底作业能力。
  7000多米深的太平洋马里亚纳海沟不再宁静,远道而来的“中国龙”打破了它的沉寂:7062米,中国人自主设计、自主集成的“蛟龙”又创下新的深潜纪录,使我国成为拥有世界上作业深度最深的载人潜水器的国家。
  “蛟龙”取“蛟龙闹海”之意,而“龙之队”是人们赋予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蛟龙”号研制团队的称号。让“中国龙”游向深海,可以充当深海的“找矿员”,发现那些蕴藏海底的丰富资源——这是“龙之队”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心愿。
  怀抱着这一雄心壮志,“龙之队”奋斗了十年,从一个人的痴心到一群人的梦想,从一张张图纸的设计到“蛟龙”号的诞生,从1000米、3000米、5000米到7000米的下潜纪录,他们用实际行动浇铸了“严谨求实、团结协作、拼搏奉献、勇攀高峰”的中国载人深潜精神,谱写了我国海洋事业发展的新篇章。
  从零开始,他矢志不渝,为“蛟龙”消得人憔悴
  世界上能有多少这样厚重的人生?从风华正茂,到古稀高龄,从普通的舰务兵到世界级载人潜水器“蛟龙”号的总设计师,76岁的徐芑南人生信条就是“深潜”!——把祖国的潜水器送入海底,去领略充满奥秘的海底画卷,去探寻无穷无尽的海底宝藏。
  “从立项、设计、建造到进入海试,突破7000米,稳坐7062米海底,梦想成为现实的那一刻,心情无以言表,紧张,兴奋,骄傲,真的非常复杂。”“蛟龙”号7000米级海试成功后,徐芑南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知道,突破了这个深度,中国可以在世界99.8%的海底进行各种科考,可以在更深的海洋探寻资源……
  对徐芑南而言,潜水器是他永远割舍不下的“情缘”。无人、载人,有缆、无缆……徐芑南说:“几乎所有种类的潜水器,我都做过了。”而唯一让他遗憾的是,还没有机会完成大深度的载人深潜器。
  于是,在2002年接到担任“蛟龙”号载人深潜器总设计师的邀请时,66岁的徐芑南义无反顾地挑起了7000米深海载人潜水器总设计师的重担。
  他回来了,数位老科学家也一起回来了。
  可谁又曾知道,这位从花甲之龄迈向古稀年纪的老人,身患心脏病、高血压、偏头痛,一只眼睛仅存光感。参加6000米水下机器人的海试归来时,心脏早搏,一天查出一万多次——徐芑南却说:“一思考潜水器,头就不痛。我啥都不在乎,只要能为国家做出潜水器,我就感觉舒坦。”
  这一做,就是十年,徐芑南鞠躬尽瘁,倾注心血,不仅做好顶层设计,还带起了一支宝贵的人才队伍,项目的每一个系统、每一个科研小组各负其责,虚心学习求教,相互交流启发,克服各种困难,一步一个脚印地推进7000米深海装备研制,每一步都走得艰难而又踏实,每一步都向着中国载人深潜的希望与未来迈进。
  从无到有,他放弃优裕,选择与艰苦奋斗为伴
  总有一些人,甘愿放弃名利、放弃安稳、放弃优裕,为其热爱的事业“衣带渐宽终不悔”。
  潜水器项目第一副总设计师崔维成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懂得“舍得”的人。
  1993年,在英国完成博士后学业的崔维成事业上如日中天,但在祖国向他发出召唤后,他便踏上了归国的旅途;2002年,当海洋事业需要他时,他主动辞去了上海交大船舶与海洋工程学院副院长之职,回到中船重工702所担纲7000米载人潜水器项目的第一副总设计师;2006年,他又提出“降职”请求,不再担任702所所长,而是改任为副所长,一心一意扑在“蛟龙”号的研制上……
  “我来自黄海边的农家,自小饮着长江水;是祖国养育了我,在有限的人生岁月中,真正做一点对国家和民族有用的事情,这是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的本分。”朴实的话语中表明着崔维成“舍得”的原则,流露着一颗拳拳报国之心。
  “蛟龙”号项目开始时,我国研制过的最深潜水器只有600米。从600米到7000米,可谓一道难以跨越的天堑。难关背后是数不清的尝试、挫折、改进和提高,五年的技术攻关,崔维成参与了从方案设计到初步设计,再到详细设计的全过程。
  每周七天,每天十小时工作已成为他的日常生活。在“蛟龙”号进入海试阶段以后,每到一个新海区,崔维成第一个下去已成为惯例。“这是我对自己产品的安全承诺。”面对掌声和赞誉,崔维成保持着他一贯的幽默。
  十年清苦,十年汗水,换来成功的喜悦和发自内心深处的自豪。“‘蛟龙’号可是咱地地道道的中国龙!”崔维成说。“蛟龙”号从总体方案设计,到潜水器的初步设计和详细设计,到总装联调和水池实验,以及最后的海试,都由我国工程技术人员独立完成。
  作为团队中的中流砥柱,崔维成带领着“蛟龙”号研制和海试团队通过一次次向深海冲击,向世界证明了中国已经掌握了深海载人潜水器自主设计、集成创新的核心能力。
  从“浅蓝”到“深蓝”,他技艺高超,在蔚蓝大海自由徜徉
  他是名副其实的中国“深潜第一人”——2009年,作为唯一的主驾驶员,他承担了所有的下潜任务;2010年,他承担了所有17次下潜中的15次;2011年他承担了所有7次下潜中的5次;2012年,他承担了所有6次下潜中的4次。“蛟龙”号第一次突破50米、300米、1000米、2000米、3000米、4000米、5000米、6000米和7000米深度,都是在他的驾驶下完成的。
  叶聪,这位自称“深海的哥”的深潜员,伴随着“蛟龙”号的成长一路深潜,在蔚蓝大海里自由徜徉。
  2007年9月,“蛟龙”号从图纸变为现实,但正如一架新飞机要经过无数次的试飞,一艘深海载人器同样需要经过一次次试潜来验证和改进各项性能指标,下潜意味着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
  “每一次下潜都会有风险,随时都与死亡擦肩而过。”
  然而,叶聪和队友们总是这么说——“当舱门关上的那一刻,所有恐惧和焦虑都随之抛开。潜行在几千米的大洋深处,我们有信心,因为每一个螺丝钉,都是我们自己拧上去的,我们像熟悉自己身体四肢一样熟悉‘蛟龙’号。”
  7000米级海试第六次下潜后,作为主驾驶员,叶聪在试航手记中写道,“从2002年到2012年,从702所的水池到马里亚纳海沟,‘蛟龙’和我们一起成长,几十米的区别我已经不在乎。这次7000米级的海试让我终身难忘,极限的水深、起伏的地形、多样的矿石、时聚时散的生物……相信不久我会再来,希望再来时,就不是4位数字的深度了。”
  人们很容易会忘记叶聪的主岗位——7000米载人潜水器的总体性能和总布置主任设计师,叶聪要与12个分系统设计师不断沟通,“抠重量、抠体积”,不断提高潜水器性能。因为自己的主岗位,他才更积极地潜下海底,把更多问题带回海面。不仅如此,叶聪编写、绘制了大量的设计报告和图纸,潜水器最重要的设计图纸——每个设计阶段的潜水器总图均出自他手。
  有能力研制潜水器,更有信心不断挑战未知海域——叶聪,正是“蛟龙”号团队中忘我奉献、自信淡然的年轻人的写照。
  “中国龙”正乘风破浪,遨游深海!